旅游 璧山千年文庙:年华赋予的陈腐生命

夏日的午后,骄阳炙烤着大地,热气向四面八方发散。 吃过午饭,三三两两的人群聚积在广场,于树荫下纳凉,享受一天中最闲暇的年华。偶然有微风吹过,树叶发抖,“刷刷”的声音似乎将暑气赶走一泰半。 树叶间隙,一块深玄色的牌匾若隐若现,近看,两个烫金大字凸显——文廟。

image.png

朱赤色的墙,斑驳的大门,这座位于都市中央的陈腐古刹,在周围现代化修建的映衬下,有些“扞格难入”。

璧山文庙于南宋绍熙年间建筑,在璧山区“书记晒文旅”视频中,曾作为市级文物出境。上千年年华,不只没有消逝它的汗青,反而为其烙上属于这座都市的专属印记,青海敦煌大环线包车,成为它最名贵的沉淀。

重庆市区县“晒文化 晒风光”大型文旅推介勾当已经竣事。在“双晒”进程中,璧山文庙的陈腐旧事也随之渐渐揭开。8月27日,记者将带你走进这闹市中的净土,探寻其汗青轨迹。

image.png

对一小我私家来说,二三十岁是芳华光阴,也是最富活力之时;八九十岁是行迁就木,也是垂暮之时。但对付璧山文庙来讲,年华赋予它陈腐的生命,汗青的沉淀也会让其更显厚重。

作为流传儒学的重要载体,自汉武帝独尊儒术开始,文庙修建便在中国的大地上鼓起,颠末近两千年的汗青,到明末清初,中国险些县治以上的处所均有文庙修建。我国现存孔庙修建300多处,璧山文庙就是个中之一。

在古代,文庙不只是专门祭奠孔子、流传儒家文化和精力之地,还负担着处所教诲打点行政构造,也是内地最高学府地址。

岁月的陈酿,让璧山文庙不再是一个静止的存在,文化血脉也流淌在个中。

image.png

门外是华盖云集,进入院内,心里便多了一份清凉自在,喧嚣、嘈杂、忙碌似乎被这扇厚重大门盖住。

映入面前的大成殿,是璧山文庙的主体修建,也是汗青上祭祀孔子的处所。相传,这里历代以来朝拜者浩瀚,香火繁盛,每届县官上任必来此地朝拜孔子神位。

春夏秋冬,日月瓜代。

如今的大成殿,已将旧日的光辉藏进了殿内,在它两侧,曾经威武的石狮也充满了青苔。墙里的每一块砖,屋上的每一片瓦,纵使历经岁月洗礼,但依然通透。昂首望,天空被围墙切割得四四方方,阳光由此射入,将氛围中的湿润感逐步蒸发。

人间的烟火气与它无关,偶然有人来此纳凉,一碗茶、一把大蒲扇,仰躺在竹椅上一呆就是一下午。

image.png

璧山文庙背后的凤凰坡,是璧山城区的制高点。

拾级而上,可见路边的岩壁,嵌砌着数十尊石雕的宗教佛像、吉利瑞兽、古代人物雕像以及十多通历代碑刻。

记者相识到,这些都是璧山区文物部分颠末近20年的事情,在城内各地收集急救而来的,其最陈腐的石刻出自宋代。缓步其间,似乎进入了一个民间石刻艺术长廊,它们与陈腐的文庙一起,见证着这块地皮上星火相传的文脉。

image.png

在璧山区政协进修及文史委员会主任傅应明心中,璧山文庙是一个写满传奇的处所。璧山文庙自建成今后,几经迁建:始建县城南门外,迁移至县城西门内,在县城南门外旧基上修葺,改立今址。

究其原因,傅应明给出了阐明。

一是旧址“水势”欠好,无深厚潆洄之气,导致在庙学念书的门生虽学文不错,但很难在考场上立名。

二是今址的“山形”“水势”都好。当年知县成宗耀曾叹:邑中胜地,孰有愈于此者乎!不知是否汗青巧合,自璧山文庙迁建于从此,门生在科举测验中连连取得好后果,清代时期,璧山更是翰林频出。

三是政通人和,上上下下都承认。

image.png

璧山文庙的修建依次走高,整个修建有高高在上之感,俯视江山。说到其玄机,璧山文庙的坐向也与众差异。

从各地文庙坐历来看,一般都南北朝向,但现有的资料上,好像只有璧山文庙在坐向上选择了坐西朝东,是自出机杼,照旧还有玄机?

记者相识到,其实这与其时璧山文庙选址有很大的接洽,因背靠凤凰山,面朝璧南河,没有更好的所在可供选择,也就成为了璧山文庙奇特之处。

image.png

璧山文庙门前,有一座雕像,是中国现代著名画家、书法家和美术教诲家吕凤子。

当前位置: 旅游包车 > 甘肃旅游 > 旅游 璧山千年文庙:年华赋予的陈腐生命
  • 上一篇:西宁 文庙里的修建,你都能看懂吗
  • 下一篇:关注 游记点评,苏州旅游旅游景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