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宁强:襟陇带蜀青木川(上篇)

宁强:襟陇带蜀青木川(下篇)——陕西日报记者走进“一脚踏三省”之陕甘川

保藏 宁强:襟陇带蜀青木川(上篇)

郁郁葱葱的宁强县茶园。 记者 赵晨摄

“金鸡一鸣,三省相闻。”打开陕西舆图,我们会发明,陕西最西端的宁强县青木川镇,就像一个楔子,深深地嵌入甘肃、四川两省的接合部。地处陕甘川三省交会处的青木川镇,始建于明朝中叶,成形于清朝后期,壮盛于民国年间,距今已有500余年汗青,被誉为“最有故事、最有味道的古镇”。这里有大量生存完好、气势气魄迥异的古街、古栈道、古修建等汗青遗迹。一条回龙场老街,从南到北,把小镇拉得悠长,双方的明清民居犬牙交织地连缀在一起,镌刻精细的窗棂、门楣、瓦当气势气魄典雅,古朴的青石板街道尽显古镇的安谧和平。

A 赶场,赶场

跟着改编自叶广芩小说《青木川》的电视剧《一代枭雄》的热播,青木川镇成为旅游热点。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青木川镇累计欢迎旅客162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7.62亿元。

5月8日至9日,省委书记胡僻静在宁强县调研时,要求青木川镇要进一步完善基本设施,富厚旅游内容,提高文化品位,不绝晋升景区知名度和吸引力,让旅游为群众带来更多收益。宁强县深入实施“文旅兴县”计谋,出力讲好青木川“六个故事”,在保持青木川汗青文化风采的同时,弘扬羌、汉民族崇文、守信、公正、自律的文化传统,进一步担任和弘扬传统文化。

固然只是一名农夫,但郭清堂在四川省青川县姚渡镇却小有名气。作为内地一名资深领导,由于熟稔内地自然情况,所以无论是当局相关部分组织的郊野考查,照旧驴友们的进山探险,都少不了他的身影。2016年10月,有关部分对陕甘川三省的省界举办了勘探,并在三省接壤处竖立了一块三角形界碑。这块位于山林深处的界碑,即是由郭清堂背上山的。

8月28日,在郭清堂的引导下,记者一行从四川省青川县毛寨省级自然掩护区进山,颠末6个多小时的徒步跋涉,登上了被内地群众称之为野崖岭的山顶,见到了这块由国务院2016年所立的三角形界碑。记者登上险些无立锥之地的山顶时,放眼望去,附近层峦叠嶂,群山起伏,满目苍翠。

宁强县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科长李剑汇报记者,这座立有三省界碑的山梁,分属陕西省宁强县青木川镇玉泉坝村、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裕河镇梨树湾村和四川省青川县姚渡镇柳田坝村。由于四面皆环山,青木川镇虽为三省接壤的要塞,已往却仅有几条逶迤的小路毗连着三省。因此,对付三省接壤处的老一辈人来说,青木川镇给他们留下深刻影象的非赶场莫属了。

家住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裕河镇余家河村的王廷秀老人说,30多年前,村落还没有连通外界的阶梯,信息闭塞,糊口单调,而到山何处的青木川镇赶场是最兴奋的事了。固然余家河村与青木川镇只隔了几座山梁,但要翻越已往,没有一天的时间是不可的。到青木川镇赶场,需要背上干粮,天不亮就起身,只有这样才气确保天黑之前抵达青木川镇。在青木川镇休息一晚后,赶第二天的场。赶完场,还要在青木川镇歇息一晚,第三天才气往回走。

与王廷秀一样,四川省青川县姚渡镇柳田坝村65岁的王正祥也有无数次赴青木川镇赶场的经验。在谁人交通未便的年月里,从柳田坝村至青木川镇,需要翻越30多公里的“老山林”。“翻山去赶场累点也没有什么,有的时候,山里连路都没有,只能靠着手里的砍刀开发出一条路来,随时有摔伤的危险。”王正祥说。

此刻,翻山赴青木川镇赶场已经成了老一辈人的影象。改良开放以来,跟着国度对西部地域基本设施投入力度的不绝加大,青木川镇附近形成了四通八达的路网体系,内地群众再不消为赶场而风餐露宿了。“广坪—青木川、青木川—姚渡两条公路使青木川镇与陕西省内及四川、甘肃细密相连。毗连华北与西南的108国道、京昆高速公路纵贯宁强县,320省道横穿青木川镇北部,也是进入九寨沟、黄龙景区旅游的交通要道和必经之路。兰渝铁路姚渡站,间隔青木川镇仅半个小时的旅程。”青木川镇镇长高金龙说。

保藏 宁强:襟陇带蜀青木川(上篇)

甘肃省武都区裕河镇梨树湾村党支部书记李彦青先容猕猴桃财富环境。 记者 康传义摄

B 襟陇,带蜀

自青木川镇沿路西行约10公里,一座古色古香的城楼便会跃入人们的眼帘。城楼中央书写着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西秦关。城楼阁下两侧别离书着:襟陇、带蜀。从城楼往西再行100米阁下,写着四川界的蓝色路牌清晰可见。

当前位置: 旅游包车 > 甘南旅游 > 收藏 宁强:襟陇带蜀青木川(上篇)
  • 上一篇:西宁 康县:瑰丽村子建树改进人居情况
  • 下一篇:青海湖 陇南公安交警中秋节期间阶梯交通安详提示
  • Copyright © 2019 xibei66.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map 收藏 宁强:襟陇带蜀青木川(上篇)